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自拍公告
行業資訊首頁 >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自拍公告 > 行業資訊 > 德邦快递崔维星:高竞争行业中“小步快跑” 挺进大件快递市场

德邦快递崔维星:高竞争行业中“小步快跑” 挺进大件快递市场

發布時間:2018-10-31

003.jpg


在2018夏季達沃斯論壇首日結束後,經濟觀察網記者在天津見到了崔維星,相比兩個多月前,他站在北京水立方聚光燈下,宣布德邦物流正式更名德邦快遞時的神情,更顯堅定。

崔維星說,步入快遞行業後,比拼的就是效率和成本,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等先進的技術創新進一步提升快遞企業的服務效率,是全行業面臨的問題。而作爲新進入者的德邦快遞,上述問題更是迫在眉睫。

回憶起當年在大學裏參加長跑比賽的經曆,崔維星說,自己習慣了慢起跑,小步追,等到沖刺時,憑借前期積蓄的力量總能讓他在最後超越衆人。

“慢”性子的崔維星,在管理德邦快遞這家企業的22年中,始終奉行“小步快跑”的原則。如今從零擔物流轉型做大件快遞業務,他強調,在繼續推進零擔業務的同時,針對主營業務的大件快遞,無論是不斷創新的技術賦能,還是服務效率、用戶體驗的不斷升級,德邦快遞可以跑得慢,但結果一定要能達到“兔子”的效果。

要發展就得做快遞

在采訪中,崔維星坦言早在6年前就不斷有咨詢公司建議德邦做快遞,但面對別人的建議,“保守”的他不知道怎麽做才好,甚至擔心“做死了怎麽辦”。

崔維星回憶到,從接到IBM和麥肯錫的建議,還沒真正上線快遞業務,只是搭框架、搞營銷就已經動辄投入5000萬,當記者抛出“這樣的試錯值不值”的疑問時,他絲毫不避諱談及“教訓”和付出的代價,“至少方向是對的”,自2013年起德邦嘗試布局快遞,摸著石頭過河。

作爲零擔物流領域的巨頭,德邦的優勢在于其B端客群的資源雄厚,而轉向大件快遞,用戶更多集中于C端,“前期投入巨大做好了形象”,讓德邦在初期也獲得了一些用戶訂單,但大多數通過找同行友商合作代理配送,自身的配送網絡遠比不上在快遞行業摸爬滾打多時的順豐和通達系。

“在探索的過程當中,我們也在不斷升級運營模式,完善網絡。”崔維星看來,當各參與者的網絡逐步擴大化後,“以較低的成本讓網絡運行更有效率,客戶體驗更好,成爲競爭力比拼的關鍵所在。”

目睹著中國電商産業日趨繁榮的市場環境變化,崔維星發現這無形推動著快遞市場的大發展,于是他笃定“德邦要發展,就要做快遞。”

基于對全球性的消費升級浪潮,電商件的凶猛上漲,市場、客戶對于大件快遞的潛在需求以及大件快遞目前存在的痛點洞察分析,再結合德邦快遞自身在大件物流22年的運營經驗和大件基因,崔維星意識到,在已經一片紅海的快遞行業中,大件快遞市場會是一片藍海。

于是,德邦快遞于7月正式挺進大件快遞市場,並發布了3公斤-60斤的新産品,爲此還配備了3萬輛四輪車,並專門設置了大件快遞員,截至記者發稿前了解到,目前德邦快遞共招募新增大件快遞達1920人,而爲了更好地輔助快遞員配送到家,德邦快遞還投入使用電動爬樓機1742台,“未來目標爬樓機與快遞員100%標配。”

讓崔維星欣喜萬分的是,德邦大件快遞在7月收入達10.6億元人民幣,8月達到了11.9億元人民幣,增速11%。“相信Q3、Q4的數據,能有更進一步的體現。”

大件快遞成增長引擎

崔維星明白,做快遞就繞不過一個話題——“如何跟順豐競爭?”

目標導向既已明確,對于崔維星及德邦快遞而言,沒有什麽創新方法論可以照搬,“只能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

德邦快遞進入市場之初,就有在思考與順豐和通達系的差異化路徑,與小件快遞不同,德邦的大件快遞品類可以將行業內普遍的30公斤段快遞服務提升至60公斤段,不僅突破了行業界限,還建立了體系的先發優勢。

在崔維星的商業邏輯裏,每個細分品類都會湧現真正的頭部企業。小件市場已經被順豐占據,那德邦快遞完全可以依靠在大件快遞市場的先發優勢構建一個新的市場秩序。

“我們想要消除行業在大件快遞上‘不想送、不好送,不能送’的痛點。”崔維星強調,“讓天下沒有難送的快遞”不能僅僅停留在口號上,德邦快遞希望通過構建體系化的競爭力,重新定義大件快遞,“成爲用戶心目中收發大件快遞的首選”,其實,崔維星還有個更宏大的目標——致力成爲大件快遞品類之王。

目前德邦快遞的品牌知名度、客戶口碑都有明顯提升。“德邦做快遞,成了!”崔維星認爲,德邦快遞逐漸消除了大件歧視,大件快遞市場也日漸進入良性的發展軌道,甚至會成爲一衆快遞企業的新戰場。

“過去在零擔市場一眼望去沒有對手,現在在快遞行業中望去,全是對手。”崔維星坦言,快遞市場裏永遠不缺競爭與挑戰,即使是德邦剛剛開拓出來的大件快遞,在目前也呈現出各家跑馬圈地的態勢。除了順豐開辟專門的重貨快運外,“三通一達”也開始強勢布局大件重包裹業務,而像海爾日日順、優速等企業也已開展類似業務。

但在特重件方面,經濟觀察網記者從素材資料中獲悉,從8月環比的數據來看,順豐重貨物包裹環比提高2.9%,而德邦快遞3.60特重件環比增長35.2%,增速喜人。

補充數據顯示,順豐在7月收入1.4億、8月收入爲1.5億;而德邦快遞7月收入爲1億,但時隔一月後後收入達1.3億,德邦快遞不僅直追順豐,並與之形成正面沖擊。

“大件快遞在賦能德邦快遞。”崔維星指出,大件快遞已成爲德邦快遞業績增長的新引擎。

技術賦能服務升級

一組數據顯示,2018年大件物流市場規模預計將突破5000億元市場規模。矚目這一市場,崔維星明白,接下來各家之間比拼的關鍵在于如何提升大件快遞服務的競爭力。在此期間,德邦最需要提升的是高新科技和數字信息化發展。

實際上,德邦快遞在近來科技方面的投入不小。“我們現在的科技團隊有一千多位IT人員,我們還投入了非常多的資本,與很多外部公司展開合作。”但崔維星覺得德邦在科技研發方面做得還不夠,仍存在較大提升空間。

據了解,德邦快遞不僅于2017年啓動了數字化指揮中心,還同步加快智慧化升級,通過服務器、存儲自動化運維管理平台,簡化了30%的業務運維工作量;同時,基于AR技術,德邦快遞專門研發並實裝了智能掃描項目,直接節省流水線上97%的人工重複操作。德邦快遞揚州分撥中心配置250個機器人,每小時分揀10000個包裹……

崔維星告訴記者,德邦快遞現在也有一些部門在開發無人機、無人車等“黑科技”,“可以做,但一切技術開發都應以提升服務爲根本。”他認爲,德邦快遞若沒有好服務就不會有未來。

特別是在大件快遞市場,德邦快遞最引以爲傲的就是“末端服務”,“不僅可以將快遞配送到家,還能爲用戶解決垃圾帶下樓或者安裝服務,都是我們逐步在提升的服務內容”。

崔維星不止一次去到一線體驗送快遞,在深入了解一線快遞員的工作狀態後,能發現問題,在服務效率和用戶滿意度上進而有所優化改進。

在他看來,德邦快遞的服務效率和體驗優化,除卻技術的進一步賦能,更多依靠的還是一線快遞員。爲了讓快遞員積極投入工作,社會地位提升,崔維星不僅推行了匹配制度的激勵政策,還會額外予以表彰和人文關懷,例如員工集體婚禮,以及爲服務5星的快遞員頒發金條獎勵等。

作爲大件快遞的重新定義者,德邦快遞雖然在基因、技術、經驗上都有不可比擬的先發優勢,但崔維星認爲,如今處在高競爭行業內,無論是投入、改進還是高科技研發、人才團隊構建等方面都應該跟更爲優秀的公司學習。

崔維星一直讓德邦快遞向華爲學習,“是學管理,學理念。”“榜樣”的引導不僅讓德邦快遞找到了更爲精細化的管理模式,還促成了雙方今年在雲計算、人工智能等領域的合作。彼時,崔維星便對科技與快遞配送場景融合充滿期待。

崔維星說,“每年我們在數字化方面的投入超過5億,占營收的兩個百分點。”不難看出他一改當年的“保守”,對黑科技和信息化發展的重視程度加深。

他還透露,今年已獨立成立德邦科技,並按銷售收入的一定比例,投入應用到技術研發。

“未來每年會投入35億元用于IT研發、營運配稱、後台管理等方面。”在崔維星的商業邏輯裏,這些投入都將推動著德邦快遞“小步快跑”,而最終目標是爲用戶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快遞服務。